武力镇压(1 / 1)

不多时两人就到一座古朴庙宇前,庙宇上上书三个繁体大字“关帝庙”,让整座庙宇显得十分古朴。

赵华推着阴九笑走进庙宇,穿过一条两边站满戴着各色脸谱面具的黑衣人的青石走廊,来到大堂,大堂正中一座高3米的关帝像,一手持青龙偃月刀,一手轻抚长鬓,身着一身灰绿色的长袍,双眼微眯,仿佛扫视着什么。

大堂中摆着六桌九椅,四碗浊酒,四杯清茶,桌子后面站着袍哥会里,最年轻,最有名望的后生,六位排头临危就坐,这是袍哥会礼仪中最隆重的场面。

当赵华推着阴九笑进来后,就吸引了大堂内所有人的眼神,或好奇、或不屑、或惊恐,在议论这位年轻的后生是谁?一些年长的后生都沉默不语。

“唉,这人是谁呀?腿都断了,还在坐手动轮椅。”

“不知道这次排头们,开这九龙会客的场子,是为了什么?”

但当赵华将阴九笑推到关帝脚下的头椅后,众人沉默,看着阴九笑艰难的坐上了头椅。

不明所以的众人转过头,看着无动于衷的排头们,众人也不敢轻举妄动,只得静静的看着。

赵华放下轮椅隐于人群中,阴九笑坐上头椅后便托着腮,笑着看六位排头,说着:“各位,看见老朋友回来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我可是很想你们呢。”

六位排头神色一紧,也不作言语,明明是古蜀黑色世界的狠人大佬,但在这个男人面前却如同被训的学生一样。

“当家三爷安平生。”

阴九笑叫出一个名字,抬起头看着左边顺位第一的发福中年男子。

被称为安平生的男子低下了在外人面前从未低下过的高傲头颅,只为逃避一个青年男人的目光。

阴九笑看着他低下了头,又一一叫出了其他排头的名字。

“管事五爷于殿江。”

“巡风六爷徐如鹏。”

“八排总头巫斌。”

“九排总头赵刚。”

“十排老幺安清风。”

剩下五位排头也一一低下头。

在场面一点点变得压抑,阴九笑脸上的笑容却越发开心。

这时门口的内管事高叫道:“头排坐堂大爷,执法大爷到,行龙头礼。”

阴九笑的换下了笑容,漠然的看着门口。

六位排头站起身来,与身后众人一起双手竖起拇指,双手交叉,微微弯下腰,双手抬起,越过头顶,只有阴九笑托腮看着门口。

众人一起大喊:“恭迎头排坐堂,执法两位大爷驾到。”

话音落下,两位身着灰色长袍的白须老者大步走来,从面像上看以有八九十岁的高龄的两人却红光满面,犹如青壮男子一般。

“龙头。”两位老者抱拳对着阴九笑说道,此话一出众人震惊不已。

“龙头?袍哥不是已经三年没有龙头了吗?”

“不会吧!他难道是三年前那位绝世杀神吗?他不是失踪了吗?”

“‘无常恶鬼’阴九笑。”

“不知二位大爷前来有何指教啊?”阴九笑的话打断了众人的交谈。

“听说龙头归来,老朽二人前来拜会。”左边的坐堂老者开口道,声音如洪钟一样有力。

“哦,我这么觉得两位来者不善呢。”

阴九笑直起身来,对着众人说道:“来,给两位大爷上坐。”

“不用了,前龙头,反正很快就会结束的。”老者对“前龙头”三个字咬的特别重。

“OKOK,你们说吧,我听着。”

“您三年未归,按照规矩来说您早就不是龙头了,不过以您当年的功绩,只有您闯过“五关斩六将”胜过袍哥会中的最强六人,我们就再次承认您是龙头,如何?”

在两位大爷来之前,他们二人应该就商议过了,知道自己现在双脚以废,战斗力必然会大幅度下降,只要他们这样做,不仅可以除掉自己,还可以赚个深明大义的好名声,如意算盘打的真好,阴九笑想到此处就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“当然可以,叫他们出来吧。”

两位老者互相对视一眼,右边的执法大爷点出五人。

“八排【猛虎】张狂,六排【风鬼】李风,八排【百鸟】张千,四排【毒王】欧阳少,九排【小判官】崔巍,还有在下【铁浮屠】白兆麟。”

人群中走出一人,而后其他四人在万众瞩目下缓缓走了出来,站在前一人的身后,除前方那人,后方的四人眼明显的闪动着恐惧。。

“哈哈哈,看来这三年来袍哥会出了不少人才,不过你是觉得你加上五位小辈就能杀了我吗?”阴九笑大笑着。

“一起上吧!”阴九笑停止了大笑,轻描淡写的说道,身上升腾起恐怖的气势。

犹如恶鬼般的压抑气势向着六人压下,年轻的五人都被这恐怖气势吓得退后了一步,毕竟是当年的绝世杀神,哪怕是沉寂三年气势还是只增不减,只有我们的白大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白大爷对着身后的五人大吼道:“别慌,他双腿已废,我已亲自确认过了。”

阴九笑听到这话,咧嘴笑了。

“原来两年前来看望我,只是为了检查我的双腿废没废,我以为我们能成为朋友,看来我们是敌人了。”

白兆麟也不言语,紧紧的盯着上方的男人。

“唉!”

阴九笑轻叹一声,双手拍在大腿上,银针弹起,一掌拍去,银针带着气浪向白大爷飞去。

白兆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眼看已经无法躲避,只好站在原地,摆出架势,浑身肌肉紧绷,大呵:“铁浮屠。”

银针袭来,向着白大爷的心口和额头急刺。

“铛!”

只见白大爷身上响起了类似于金铁的声音,白大爷心口处的长袍炸开了一个大洞,露出了衣服下古铜色的健硕胸肌,额头和心口的银针都被肌肉卡住,只剩银针尾部微微颤动。

在众人惊愕的眼光下,白大爷一把撕下长袍,露出精壮的肌肉。

咔嚓一声,银针从中断裂掉在了青石地板上,发出了清脆的响声。

“龙头的实力不减当年啊!”白大爷抚摸着花白长须。

阴九笑不想多说,从手环中取出君留,在白大爷瞪大的眼神中站了起来,阴九笑活动了一下身体。

脚下用力,一个箭步向着白大爷冲来。

“等一下,等一下。”

白大爷向着阴九笑叫停,但阴九笑却没有一点想停下来的意思,没办法只好白大爷双手并拢,想挡下这一击。

“阴刀·逆斩”

阴九笑在白大爷摆好防御的一瞬间抓住了破绽,放低君留,压低重心,君留从下逆斩而上,从白大爷的手肘下穿过,一刀斜斩在腹部。

白大爷知道躲闪是不可能的了,不如博一博,白大爷腹部肌肉紧绷,卡住君留,让其无法抽出,双手展开,将躲闪不及阴九笑拥入怀中,双臂用力,想通过自己的天生怪力绞杀阴九笑。

如果是平常的对手估计早以饮恨于此,可惜他的对手是阴九笑,阴九笑暴呵一声。

“黑鳞。”

阴九笑肌肉暴起,在两股力量的挤压下,阴九笑的上衣炸开,露出了浑身黑色犹如鳞片的皮肤。

这时白大爷感觉自己在绞杀一块精铁,厚重又坚不可摧,神情一阵恍惚,手上的力道也少了几分。

阴九笑抓住这个机会,抽出双臂,按着白大爷的肩膀,一用力身体从白大爷的头顶飞过,落于身后,双臂缠住白大爷的脖颈,使出了格斗术中的裸绞。

明明相差巨大的两人,却是看着弱小的一方占据了上风,阴九笑绞着白大爷的脖颈,白大爷伸手想要挣脱裸绞,可惜裸绞成形后在同等力量下是无法挣脱的。

白大爷使劲拉扯着阴九笑的手臂,双眼暴突,望着众人,眼神里只要恐惧,众人却无一人胆敢上前,随着时间的推移,白大爷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,直至消失。

阴九笑松开手,身上的黑鳞一阵抖动,便消失不见变回了人类的皮肤,阴九笑的脸上毫无波澜,走上前拔出卡在腹部的君留,没有白大爷用力腹部的鲜血缓缓淌出,阴九笑一刀甩出,将君留刀身上的血液甩下。

其实整场战斗只有短短的二十几秒,但就是这二十几秒袍哥现任的最强者【铁浮屠】白兆麟就被斩落,躺在地上生死未卜,碾压!绝对实力的碾压,这就三年前绝世杀神的实力。

阴九笑转过头看着剩下懵逼的五人,向着他们走去,五人不断退后,这时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叫一声。

“阴九爷侠肝义胆,当为龙头。”

众人半跪行龙头礼,七位排头虽然脸色难看但也跪下,与众人一起。

“阴九爷侠肝义胆,当为龙头。”

“阴九爷侠肝义胆,当为龙头。”

“阴九爷侠肝义胆,当为龙头。”

三声大吼平息了阴九笑的杀心,他回头走到头椅面前,重新坐了上去。

庙宇内,众人半跪仰视着那位如同神的男人,他们无力反抗,因为他会成为他们的神,无敌的神。

阴九笑坐在上方,发布着指令。

(注:本文中大多数黑话都来自四川的袍哥会,排头的名号也是。)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来自蓝星的黑骑士 网游:开局无限BUFF天赋! 网游之箭神无双 死灵法师 破灭之途 足球之蜕变 穿越诸天掠夺万界 影视:从奋斗开始,一路狂飙 网游之暗影刺客 英雄联盟之电竞世界